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焕然

网罗军事题材精品

 
 
 

日志

 
 

松山战役,日军角度  

2009-03-18 16:45: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自《日本防卫厅研修所战史部战史丛书》

“イテワシ(伊洛瓦底)江会战”中“云南战域陷落”

朝云新闻社

译者:梁爽

供搞:戈叔亚

一.拉孟守备队的变迁

昭和十七年(1942年)五月下旬,当时的日本军第十五军攻克了缅甸全部地区,接着第五十六师团又平定了怒江以西的中国云南省。这时步兵第一一三联队(属五十六师团)联队长松井秀治大佐做为拉孟(云南省龙陵县腊勐乡)守备队长,指挥部下联队(缺第三大队)、野炮第三大队(缺一中队)、辎重兵、卫生队以及防疫给水部各一部,担任着从镇安街西南方以东至怒江这个三角地带的警备任务。守备队本部(联队本部)设在拉孟,派第一大队的主力(长官:绀野文(下面加一个心字)少佐,第40期)驻守镇安街,负责该区附近的警备。

然后,十八年(1943年)三月左右,由于步兵团长坂口静夫少将从龙陵警备队长取代了腾越(腾冲县)警备队长,迁往腾越以后。因此,松井大佐同时也担任龙陵方面的警备工作。联队本部也随之从拉孟移往龙陵。但一个星期后又重新搬回拉孟,改名为拉孟守备队。

接着,十九年(1944年),随着云南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的反攻开始,松井大佐接到师团的命令,在各防守地区留下最少限度的兵力,率领主力向腾越方面出发了。

这时,野炮兵第三大队(属炮兵五十六联队)长金光惠次郎少佐担任拉孟守备队长指挥在拉孟的残留部队。在这之后,松井大佐转战各地就再也没能够返回拉孟。

松山战役,日军角度 - r-windy - 焕然

松山日军守备司令金光惠次郎(日野炮兵56联队大队长,死后特进大佐)

以拉孟守备队长金光惠次郎少佐为首的拉孟残留兵力如下:

长官:陆军少佐 金光惠次郎(少7期)

步兵第一一三联队本部一部

步兵第一一三联队第一中队一个小队

步兵第一一三联队第二中队一个小队

步兵第一一三联队第四中队(缺一个小队)

步兵第一一三联队第五中队一个小队

步兵第一一三联队第六中队一个小队

步兵第一一三联队第一机关枪中队一个小队

步兵第一一三联队第二机关枪中队一个半小队

步兵第一一三联队联队炮中队(缺二分队)

以上共计400名

野炮第五十六联队第三大队:         约380名

辎重兵第五十六联队第一中队一个小队:    约40名

第五十六师团卫生队第三中队:        约100名

第五十六社团防疫给水部之一部:       约40名

入院患者:                 约300名

共计人员:                 约1,260名

共计炮: 22门(山炮12门、100毫米榴炮8门、速射炮2门)

2.阵地设施与配备

拉孟是一个能够俯瞰怒江西岸及惠通桥的滇缅公路上的要地。从拉孟附近500公尺左右的高地远眺,其景象真是雄浑绝壮。流经该高地的怒江冲击着两岸,形成了数千公尺深的大峡谷,西岸有高黎贡山脉、东岸是昆仑山山脉支脉,这个形成了一片一万公尺以上的峻岭。

虽然惠通桥(吊桥)已遭到破坏,仅剩下两岸的桥墩,但是当远征军沿滇缅公路进攻的时候,渡河点自然而然地就限定在惠通桥附近了。因此,为了扼守公路两侧的要地,就在五千公尺以上的高地设置阵地。同时,为了监视渡河点附近,也在河岸的中部构筑了两个观察所尽管这个阵地的地形,兵力以及任务都必须构筑,布置得完整无缺,但当云南远征军总反攻到来的时候,结果又出现了究竟需要多少兵力来守备拉孟这么一个问题。从这一点出发,即使现在就阵地的构筑过程来说,还在不断地增减,修改。

但是结果在19年五月,腾越方面的第二十集团军开始反攻,松井大佐率领主力从拉孟出发,最终确定了由残留下来的部队来死守拉孟。不管怎么说师团主力的火速救援已经无望了。

只有不足1,000(除去300名患者)名的兵力必须在长长的阵地上与远征军对抗,守备队长金光惠次郎少佐认真仔细地审核了一下配备情况,其结果如下:

 

前进阵地:

上松林阵地    高桥九洲男大尉(召)等约60名

小股阵地     福田国夫中尉(召)等约40名(联队炮两门)

侧方阵地     长官不详约30名

崖方阵地     长官不详约20名

平山阵地     大野满喜雄曹长(召)等约30名

本道阵地     井上要次郎中尉(召)等约100名(100毫米榴弹炮2门)

 

主阵地:

松山阵地     松尾良种中尉(召)等约60名

横股阵地     泽内秀夫中尉(55期)等约80名、(100毫米榴弹炮2门)

西山阵地     毛利昌尔中尉(53期)等约70名、(100毫米榴弹炮2门)

音部山阵地    真锅邦人大尉(少18期)等约160名

关山阵地     十(加一个走字旁)义夫大尉(召)等约70名

里山阵地     只松茂大尉(召)等约150名(速炮2门、100毫米榴弹炮1门)

卫生队阵地    野泽高雄中尉(召)等约40名

备注:除上述外,还有20人、山炮12门

笔者注:上述人员共计1,270名左右。

 

暂且不说阵地构造,拉孟守备队自组成以来,在建造防备工事以前就以守备队的主力组成了阵地编成,并且尽力于防备工事的建造。但是一经守备队主力的出动,阵地上仅仅剩下遗留部队进行长期防备,其局势就发生了变化。

这时的阵地也随之设置了一些掩体能够抵得住野山炮全力轰击。尤其对一些重要设置又加强了对炮弹直射的防暴能力,在情况最糟糕的时候,增强了腹部阵地的防御力量,做到最大限度地增强设施是很必要的。而且对作为长期持久地防守且又不可缺少的水来说,守备队在建造防备设施就煞费苦心。18年初,终于在主阵地与崖方阵地中间北侧的山谷中发现了水源。以后又研究出了给各阵地配水的方法,即用汽车发动机做成的抽水机将水源地(第一水槽)的水抽到约20米高的炮兵队兵舍两侧的高地,在之间挖成一个蓄水槽,又用同样的抽水机将水抽往纪念碑两侧高地的配水池里,用铁水管将这些水输往各兵舍地区。完成了这股简易水道,并于19年元旦开始用这条水道向各营区输水。

这个费尽心机才开发的设备,竟在19年7月中旬的拉孟龙陵城战斗最激烈的时候,第一蓄水槽被敌人炮火击中遭破坏,水道设备也失去了它的功能。

从那以后,守备队直到玉碎为止,官兵们都忍受着干渴的煎熬,艰苦顽强地战斗着。

3.拉孟守备队的勇战

云南远征军对拉孟阵地的攻击是随着六月一日进入怒江东岸钵卷山数门重炮对拉孟的轰击而开始的。炮弹直落西山阵地的前沿,火炮射程逐次延伸,对音部山主阵地等要害部位来回轰击。守备队炮兵也应声出战,刹时间敌我双方的炮声响彻拉孟四周,震撼着怒江峡谷一带。接着六月三日,远征军又一次增加了火力。

一方面,从拉孟正面渡江的第十一集团军新编第二十八师,数量主力对上松林阵地开始攻击的同时,另一部分则迅速迂回到拉孟南面,首先切断了拉孟至龙陵的滇缅公路,又于六月七日加强了对本道阵地的攻击。

由于敌人切断了公路,此后,龙陵至拉孟间定期的汽车通信联络就中断了,连与师团主力的联络除了用无线电以外都是不可能的。这样就开始了拉孟守备队长达三个月孤立无援的战斗。

由井上要次朗中尉指挥的大约100名步兵和两门100毫米榴弹炮炮兵守备的本道阵地,它同主阵地(音部山)相距约有两千公尺,也是一个与主阵地的最高点同标高的独立高地。也许,如果该阵地落入敌手,就关系着主阵地也将直接从背面受到威胁。

在此期间,从北方的红木树方面渡过怒江的新编第二十八师,朝着拉孟一路南下,于六月十四日开始了对松山阵地(拉孟守备队一个阵地)及横股阵地的攻击。

怒江东岸钵卷山在敌方重炮轰击后,又增加了十多门,连日来对我们的主阵地和本道阵地猛轰。

守备队经受了连日的轰击和炮击以及地面敌人执拗的反复进攻,在一定程度上击退了来犯之敌,给敌人以重大创伤。在六月十二日左右完全打碎了敌人的攻势,使敌人的企图受到挫折。

这时,日本军第五十六师团主力首先在腾越方面击败了中国军第二十集团军。尔后,又返回龙陵,向龙陵正面的中国军第八十七,八十八师展开攻击,成功地给龙陵解围。接着又准备于六月二十日起对黄草坝、长岭岗方面的第七十一军主力展开攻击。

如果师团主力对第七十一军的攻击成功,那么将促成拉孟的解围,挫败七十一军的企图。但是不幸的是,师团主力的战力不久便到了极限,相反地停止了攻势,朝着芒市附近后退。这样,拉孟阵地的解围希望也变得渺茫,守备队的重压与日俱增。

同时,北方的腾越守备队也几乎失去了被救援的希望,继续与占有优势的敌人的重围下背水一战。

退到芒市的第五十六师团命令松井联队长率领大约两个大队向敌中挺进,研究解救拉孟的对策。松井大佐经过各种检讨,最后认为从打磨山的东侧向镇安街附近挺进,以进出拉孟附近是可能的。但遗憾的是对两个大队的兵力解救守备队缺乏信心,可是军旗还留在拉孟,身为联队长决不能对守备队见死不救。于是向师团长申请,不管成功与否,一定要执行解救拉孟守备队的任务。但师团长深思熟虑之后,放弃了挺进救出作战的念头。

得知拉孟攻击失败的卫立煌(云南远征军总司令长官),急忙于六月二十日派遣新的总预备队第八军精锐之荣誉第一师奔赴拉孟战场,替换新二十八师。第七十一军司令官钟彬亲自到5600高地(原口山)督战。

在以上期间,远征军在继续修整从钵圈山到惠通桥的公路同时,朝惠通桥的渡河点方向搬运架桥材料,终于在七月初为止完成了惠通桥的架桥工程。然后,急忙用汽车通过这座桥往前方运输弹药和器材,推进了下一期进攻的准备工作。

从渡河点到拉孟阵地前沿的落差约有700米,汽车运输队在这个陡歇的路面上像蛇一般地蜿蜒行进,向山上驶来。由于炮兵处于死角,不能对这个车队造成障碍,昼夜间都听得到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看起来像是在阵地前几百米的地方聚集了大量的战斗器材。

这时,从我们的阵地上可以看见从本道阵地西侧至龙陵公路的这个山地,敌人的汽车已经在运行中,汽车前灯的灯光在阴雨绵绵的夜空中闪耀着白光,频繁地往返着。

在这个时候,守备队为了防备敌人即将到来的下一期进攻,修复着连日被敌方炮火轰坏的阵地设施,并且将上松林和平山这两个前沿阵地的守兵召回到主阵地,一增强主阵地的兵力。

不久,在荣誉第一师替换了前线的新二十八师后,终于在七月四日以后开始了第二次总攻击。炮兵的一部分朝原口山(5600高地)山麓方向推进。

守备队撤退出前沿阵地之后,敌人的攻势指向主阵地及关山阵地一带,进攻一天天地加强着。

我守备队经过一个多月的战斗,在弹药,尤其是手榴弹方面特别缺乏,在每天的战斗中不得不限制过分地使用弹药。

六月二十八日,友军的战斗机第一次穿过雨云的缝隙飞来,这事第二百四十飞行战队(战斗机)的六架飞机,他们给守备队空投了弹药。守备队的官兵们忘我地飞奔出战壕,包含着感激的眼泪,收集空投的弹药。自战斗打响以来,他们第一次看见友军的飞机。拉孟阵地在守备队长金光惠次郎少佐的努力带动下,利用最大限度的工作效率建造工事更加坚固。

金光少佐自十九年三月被任命为拉孟守备队长以来,大约有三个月的时间全身心地倾注在强化阵地上,并身先士卒地与守备队员一切搬运圆木,挥舞着铲子,一天也不耽误,使阵地设施面目一新。

重要的掩蔽部用直径三十厘米左右的圆木掩盖着。然后,铺上约1.5米的土和沙石加强强度。各个据点也用两、三米的铁纲条围着,粮库、弹药库及饮料水等也构筑得十分经得起炮轰。

正如前面所述,给水设置的第一蓄水池于七月中旬被破坏,停止了水道设施的机能以来,守备队员们不得不在夜里背着沉重的水袋运水。

从七月四日以来开始的第二次攻势以后,经过守兵们的勇战敢斗。终于在七月十五日左右挫败了其攻势,当面的敌人后退到阵地前四-五百米的地方,开始构筑阵地工事。

在第二次攻势中,远征军展开了二十多门火炮的火力,而且还得到了飞机的大力协助。更有甚者,他们在第一线使用火焰喷射器和火箭炮等武器,集中各种强大的火力向我们进攻。因此,阵地的要害部位逐渐遭到破坏,守兵损伤也急剧增加。但由于我军的敢斗精神,终于阻止了第一次攻势。

卫立煌看到在抱有必胜的思想准备下开始的第二次攻势再一次失败后,又将第八军(远征军总预备队)的主力(第八十二师和第一百零三师)从昆明急速调往拉孟,准备第三次攻势。

第三次攻势终于在七月二十日开始了。尤其对本道阵地,集中了所有的火力终日猛攻猛射。

本道阵地是一个宽约二百米,长约五百米左右的狭长阵地。对此,远征军展开了新来的第八十二师和第一百零三师的主力进行攻击。阵地由于连续遭到猛烈的炮击,被弥漫的硝烟和飞散的沙土所覆盖,想着守兵们都牺牲了。但炮击停止后,阵地平静下来仔细一看,守兵们依然固守在阵地上。

那壮烈地战斗场面在金光少佐所在的音部山看得清楚。

鉴于本道阵地的重要性,守备队长从各地抽出兵力,收集弹药来增援本道阵地,并于二十五日将军旗护卫小队也派往本道阵地,抽出里山阵地的只松茂大尉去担任本道阵地的指挥。

敌人在阵前展开了肉搏,并利用死角接近阵地抛掷手榴弹。守兵们又将手榴弹反投回去,在阵地周围弥漫着无数爆炸后的硝烟,守兵们同六、七百敌人进行着一次又一次地肉搏战。敌人又一次进行突击支援扫射。终于突入阵地内,开始了白刃战,在那狭长的壕沟里的格斗极其悲惨壮烈。

这样,在二十五日傍晚,守兵们死伤大半,终于耗尽了精力,本道阵地西半部落入敌手。

拉孟守备队在战斗开始后的近两个月内,由于敌炮的轰击和雨季的泥泞,战壕几乎埋没,一部分变成了农田一般,除了用于战斗的兵力外,就没有给阵地增援的兵力了。

另外,敌人也逐渐地加强了对主阵地的横股、松山、关山和里山各个阵地的压力,将兵力的大部分调往本道阵地,在这些阵地中,仅靠着小量的遗留兵力继续苦战着。

迄今为止,守备队的全部兵员已经减少到约三百名。

这时,河边(缅甸)方面军司令官(七月十七日),本多第三十三军司令官(七月二十八日)和寺内南方军总司令官(七月三十日)纷纷给拉孟守备队长授予战功奖状。

另外,参谋总长于七月底给拉孟守备队发来了下述激励的电报:

“拉孟守备队确保缅支(中国)联络路线两个多月。在此期间,面对占有绝对优势的敌人,从空中地面进行的执拗的进攻,以少量的兵力继续与敌人苦战,并给予重创,在此,谨致以衷心的感谢!...”

“将来在执行任务中,仍会遇到各种困难,望发挥决心敢战的皇军真髓,为以后皇军的作战创造有利的条件。”(笔者略)

接到以上感谢状和激励电报的守备队长金光少佐于七月三十日,给第五十六师团长电宣誓,发誓一定敢死敢斗,确保阵地。

松井联队长于七月二十日发电给连队副官真锅大尉,命令在最危急情况到来时,事先要奉烧军旗,把御纹章深埋。然后,将一切公文逐次烧光,详细指令将属于个人的日记信件直到典范(步兵操典)也要统统烧毁。

八月一日,远征军在本道阵地西面约三百米的地方推进了两门山炮,开始对该阵地进行阻击轰击。另外,又开始用迫击炮、机关枪、速射炮和火箭炮对本道阵地的东半部进行彻底地破坏性轰击。

第二天,在昨天持续地猛烈炮击下,第一线以白旗为标志,开始向阵地迫来。

不久,在突击支援射击的协助下,步兵们突入到阵地内,跨过累累的尸体。在狭长的战壕内展开了凄惨的白刃战。一会儿,本道阵地便落如敌手。

阵地被火焰喷射器的火舌烧焦着,浓黑的火焰高高地卷着。

主阵地的守兵们看着那歧出残酷的死斗,陷入黯然的沉思之中。

失去了本道阵地的守备队,尽力修理加强主阵地的横股、松山、西山、关山里里山一线的工事。

松井联队长于八月三日接到来自真锅大尉的报告:“军旗已从旗杆上解下,并裹在腹部。御纹章已深埋地下,旗杆以奉烧。”

远征军企图乘本道阵地被攻克的余威,长驱直入,一举拿下整个阵地,于八月七日开始了总攻击。

于是,在怒江东岸的重炮,原口山附近的120毫米榴弹炮,本道阵地及西北方高山的火炮的猛轰猛射下,开始对横股、关山和里山正面的包围性攻击。

这时守备队的战斗力又减少到二百多名。

此际,金光守备队长为了破坏最使我感到辣手的敌火炮,提高守备队士气,组成了挺身破坏班。

从各阵地抽调出四名为一组,编成七个班,共计28人。准备破坏本道阵地西北方高地的山炮,崖阵地西面的中迫击炮,原口山中部的120榴弹炮,百壁阵地附近的120榴弹炮,以及联盟到惠通桥之间的汽车队等。

八月八日、九日两天,身着便衣(支那服)的破坏班,各自携带着手榴弹、手枪和穿甲暴雷,乘着月夜,从敌第一线的间隙出走。

破坏班的行动断然于八月十日24:00时间开始,这是预定的时间,突然在本道阵地的高地上发出闪光,然后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接着从白壁阵地的炮兵阵地也传来了爆炸声。

挺身破坏班于十一日、十二日两天回到了主阵地,报告说28名中两名战死,其余安然无恙,炸毁了山炮两门、120榴弹炮一门、迫击炮两门、机关枪一挺和一辆货车,敌兵约150名溃逃。

但是在那之后,敌人仍然展开优势的炮兵在飞机的掩护下,首先指向关山阵地,发起总攻击。

该阵地与音部山(守备队本部所在地)仅有一百米之遥。是一个裸露在怒江东岸钵卷山和原口山的敌炮火之下的,连隐蔽物都没有的光秃秃的阵地。

这个阵地由十(加一个走字旁)义夫大尉指挥的约七十名步炮兵守着,经连日激战,已减员一半,但仍顽强地死守阵地。

远征军避开强攻,首先用炮击破坏阵地要害部位。同时,从八月初约二十天左右的时间,在关山阵地的底下挖掘坑道,企图从底下爆破阵地。

八月十九日,攻击开始,也同攻克本道阵地一样,集中所有的炮火破坏阵地的要部。从第二天二十日早上起,炮击越发猛烈。11:00时突然在三个地方的地下发生了大爆炸。

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伴随着滚滚浓烟,阵地被沙土掩盖,一寸外都看不见。第一线之敌在爆炸之同时,用火焰喷射器突击阵地,随即突入。

十(加一个走字旁)义夫大尉手下的守兵大部伤亡,关山阵地陷落。

金光少佐直接从各地抽调六十名左右的兵力编为一个中队,指令从本道阵地撤退的只松茂大尉指挥,二十日夜,发起了夺会关山阵地的野袭。

虽然夜袭一度成功,但也不能确保。守备队长又准备在二十一日再次发起夜袭。除去各地区伤兵外,将所有没有受伤的兵员集中由炮兵中尉木下昌已(实际是木下四郎中尉。中译者注)率领,共计约80名。于八月二十二日凌晨四时突入抵阵,在此夺回关山阵地。

但在天刚亮的时候,敌人又集中炮火轰击,守兵们大部伤亡,仅剩十余名。

金光少佐在音部山目睹整个惨状,终于下令放弃了关山阵地的争夺,发出了撤出守兵的命令。

关山阵地放弃后,金光少佐于八月二十三日17:00时向松山师团长电告;

“十九日以来,敌猛攻。守备兵死守敢斗,大部伤亡,后关山被爆破,虽二次组织夜袭夺回,但敌集中炮击,我百名以上战死。由于兵力稀少,战线集中在横股、松山、音部山、里山一带。联队(长)弃舍南方高地,东北部高地联线整理。守兵一只手、一只脚者大部分都在奋力死守敢斗,力争确保该线。”

同时,守备队长预感到守备队末日迫近,发电通报“在最危机时,炮兵队木下昌已中尉突围报告。”

4.守备队的玉碎

这时,第三十三军“断作战”在准备中,对龙陵地区的攻势还没开始。预定在九月三日进行。到九月十日左右,击破当面之敌,进入拉孟附近。守备队大概以那一天为目标开始持久战,第五十六师团通报到拉孟守备队。但是现实情况要确保阵地将无比困难了。

远征军在攻克了关山阵地之后,对音部山和西山两个阵地的攻击一刻也没有缓慢,继续昼夜对阵地施与重压。

主阵地的最高点音部山在连续一百天的炮击下,地下四米深的交通壕均被埋没。八月二十九日,终被关山方面攻来之敌攻破。

攻占了音部山之敌,又向下进攻斜面的西山阵地。由于制高点被占,西山阵地的命运也就决定了。

这样,音部山向西山阵地的压力来临,九月五日西山阵地被包围。拉孟守备队的末日已经迫近。

金光少佐考虑到通信的线路途绝,向师团司令部发出了守备队最后报告,向师团主力诀别。 

金光少佐在被包围的西山阵地上,烧毁了密码和公文,破坏了电台,并试图将在里山阵地一角继续死战的守兵召至西山阵地集结。这样西山阵地才有一时之恢复。九月六日一大早,又再次遭敌猛轰,由其迫击炮集中的火力。使守兵多数伤亡。

这一天的夕晚(17:00),迫击炮弹炸碎了金光少佐的大腿和腹部。九月六日,西山阵地薄暮时分,拉孟守备队长金光惠次郎少佐终于壮烈战死。

入夜,敌人进攻停止,那令人可怕的寂静笼罩着战场。

金光少佐阵亡后,手中仅存西山一角、松山及横股三个阵地。在那死静中浮现着寂寞的孤影。

西山阵地的最高点已失,在我手中仅剩横股阵地连同斜面阵地之残部。

金光少佐战死后,联队副官真锅大尉代替了全盘指挥。那时,真锅大尉将军旗裹卷在自己腹部奋战着。守备队脉搏已越来越弱,玉碎仅仅是时间问题了。

第二天九月七日,真锅大尉在横股阵地炮兵掩体中奉烧军旗。木下昌已中尉和三名守兵为了报告,逃出了阵地。

阵地内经过一百天的死斗,如同小说描写的那样,负伤者混杂在尸体中痛苦地呻吟着,未负伤者全部聚在一起,全部不过80名左右。

这一天,像往常一样,从早晨开始,敌对西山阵地斜面、横股和松山两阵地集中炮火进行猛烈轰击。松山阵地首先陷落,只剩下残留的西山斜面及横股阵地了。

正午过后,敌攻击越来越烈,真锅大尉以下生存者的最后阵地,仅有150米之地。

夕刻,这最后的阵地也逐渐力尽。

九月七日18:00左右,拉孟阵地一带枪炮声沉寂。守备队全员玉碎。

5.攻克拉孟阵地远征军所使用兵力

根据当时芒市机关的通信情报,攻击拉孟阵地的远征军兵力判断如下:

第六军

第六军司令部及军直属部队   约4,000名

新二八师           约6,900名(攻击中,向龙陵方面转进)

新三九师           约5,000名(攻击中,向龙陵方面转进)

第八军

第八军司令部及军直属部队   约7,500名

荣誉第一师          约5,600名(一部向龙陵方面转进)

第八二师           约5,600名

第一零三师          约6,900名

总兵力            约41,500名

150毫米榴弹炮(4)、120榴弹炮(17)、速射跑(12)、迫击炮(约100)。

其他在钵卷山重炮团两个团(重炮约24)

-------------------------------------

附:松山日军的“坦克地堡”(作者 萨苏)

松山战役,日军角度 - r-windy - 焕然

重新发现的照片——中国军队在松山摧毁的日军“坦克地堡”阵地

这是日军将坦克半埋在山体中,周围加上掩体组成的坚固防御支撑点,国军进攻松山的战斗报告多强调日军拥有坦克,说的就是它。

让人感叹的是这里日军使用的坦克,居然是原来中国军队的装备。1942年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英国对中国方面进入缅甸疑虑重重,在后勤,情报等方面多所刁难,中国军队第200师的T-26战车被英国方面耽搁在腊戍迟迟不运往前方,以至于同谷会战戴安澜将军只能将他的装甲师改作步兵师与日军死战。这些“待运”的坦克最终在远征军大撤退时因无法运回国内,破坏动力部分后丢弃在松山-镇安的公路上,被日军缴获,反而成了日军在松山阻击中国军队的利器。

这张照片来自日本《悲剧的缅甸战场》一书,原文称为在加迈战斗中被新一军击毁的日军坦克,但是加迈战斗中日军没有T-26坦克参战,而这里部队的服装特点,也说明他们是从云南西向攻击的第二远征军部队,而不是全美式换装的新一军。最终,经和作者联系,日本作者承认标注有误,实际上,该照片为松山战斗中的场景。

  评论这张
 
阅读(26831)|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